通知公告:     中国工商网络平台义务服务通知    中国工商绿色中国行征搞
站内搜索
首       页 | 民营动态 | 市场声音 | 政策解读 | 专题策划 | 绿色产业 | 文化生活
项目信息 | 工商人物 | 商会风采 | 区域经济 | 荣誉协办 | 商  学  院 | 理  事  会
国际贸易金银珠宝美容化妆品烘焙五金机电房地产文物艺术纺织服装汽车配件旅游厨具新能源
礼品农业产业冶金纸业医药汽车科技装备环境服务城市基础女企业家国际合作文化产业栏目合作
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毕胜的第二次创业 要把奢侈品打到白菜价  2015-8-5 17:04:05
 
 

  4月中旬,当毕胜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时,是距离他上一个创业项目——乐淘电商平台交割17个月之后。

  同他一起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还有他新打造的C2M电商平台——必要。

  2011年,正是诸多电商门户在成败之间风雨飘摇之际,彼时他的“垂直电商骗局论”一出,业界为之哗然,也让嗅觉灵敏的人士预感他所创的乐淘前景不妙。

  果然,苦苦支撑到2013年,乐淘被交割。

  随着乐淘的交割,大家认为毕胜就此彻底和电商说拜拜了,但谁曾想,他又顶着电商平台创业者的标志重出江湖。

 

失联的17个月

  失联的17个月,在毕胜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又回来了?

  2013年下半年,乐淘售卖交割完的第二天,毕胜直飞三亚。这一次,毕胜婉拒了当地朋友的邀请,独自一人在酒店里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发呆之旅。

  “未来究竟要干些什么”是当时毕胜考虑最多的问题。

  摆在毕胜面前的有两条路:就此游山玩水或者去做投资。

  但毕胜认为自己是天生的劳碌命,休假超过一个月都会浑身不爽,他喜欢专注一件事情,并且每天忙碌得像个机器。

  虽说暂时没有方向,但很快毕胜便跟广州一片制造业工厂的老板们混在一起,有次他跟着PRADA中国制造商的老板去看材料,那人随便抓起一把皮料,闭起眼用手摸,就能说出产地和价格。“敬畏之心”这四个字突然蹦到毕胜胸口上。

  “互联网的人还是应该做互联网的事情。”毕胜感叹。

  很快,毕胜心里重新创业的小宇宙开始爆发了。夜深人静,清空一切,毕胜把自己作为样本进行分析:作为一个纯互联网出身又干了几年电商交了几亿学费的年近不惑的中年人,首先必须做自己擅长的领域;其次,不能跟80后、90后年轻人死磕。

  毕胜根据这几个条件缩小了未来腾挪的领域:不能为用户创造独特价值的不做,否则瞬间会引爆同质化竞争;不具备2年以上领先性的领域不做,否则几座大山压下来会死相很难看;不是万亿级市场的不做,否则未来没有想象空间。

  基于这些条件,最后的创业方向只落到一个地方:制造业的电子商务。

  得出结论的那一刻毕胜愕然了,因为当年电商骗局论就是出自自己之口。

  2011年年末,毕胜在中欧商学院一个活动上发表了“电子商务就是个骗局”的演讲,在圈子里一时引起不小反响。他的“骗局论”不但打击了自己员工的士气,也让他成为电商圈中的“公敌”,“无意识地得罪了好多人”。毕胜告诉媒体,当时一个电商老板喝了酒,在私信中对毕胜破口大骂,说他毁了整个电商行业,毕胜自己的员工看了他的演讲,也有立马辞职不干了。

  但毕胜觉得自己的演讲并非处心积虑、有所谋划,只是“念头一晃,就把最近想明白的事讲出去了”。

  那时,距离他2008年开始做垂直电商已近4年,4年多的时间让他幡然醒悟,自己做的电商竟是赚不了钱的一个行业。

  当时,他算了这样的一本账:电子商务的成本大幅高出线下20%-30%,高出的成本主要是物流成本。基于这个判断,他认为电商根本赚不了钱。

  抛出“电商骗局论”一年之余,毕胜关掉了自己一手创建的乐淘平台。

  当毕胜再一次选择从事制造业电子商务时,他决定从他不熟悉的零售行业开始研究。于是他批量研究零售行业上市公司的财报。

  机缘巧合,那段时间毕胜遇到曾在李宁公司工作20余年的张志勇,当时张志勇正在琢磨着如何进行制造业的柔性生存(以消费者为导向的,以需定产的方式)。

  毕胜当年曾深受乐淘库存之苦,制造业的柔性生存让他为之向往。一方有传统制造业的历练,另一方有电商经营的经验,这使得张志勇和毕胜两位多年好友一拍即合。

  毕胜认为只有打掉库存,才能打破阻挡电商企业盈利的隔墙,最好的方法就是从用户直达制造商,或者从制造商直达用户。毕胜把这种模式称为C2M,这也是“必要”做的事情。这种模式没有库销比,有订单再生产,没流量就不开工。哪怕制造商手中有库存,那也是原材料库存,价值要比成品小得多。

  渐渐地,“必要”有了雏形。

  其实,“必要”原本是他做乐淘时投资的天使项目。当毕胜跟之前合作过的零售商、制造商聊起C2M这件事情时,得到出乎意料的支持,至少从逻辑上看,大家都认为这是商业的未来。

  于是毕胜把投资项目的股份买了过来,开始进行公司化运作。

 

建门槛

  毕胜要做的,是C2M中的那个平台。他采用招商制,每个品类只招全球最好品牌的供应商。用户通过平台3D浏览模式,进行款式选择,预付费下单后制造商进行生产,并在完成后快递至用户手中,所需时长因物而异,比如眼镜需要10天。

  C2M是制造业的一个理想状态,之前电商领域也有不少人尝试,但都没做成。毕竟这是一个轻平台、重资源的事情,传统的制造商们凭什么搭理你?

  搭建C2M平台,毕胜获得了两个关键人物的支持。

  毕胜在互联网圈小有名气,即使在小区溜达也会被认出来,不过在制造行业里,他不下十次被工厂保安当骗子轰出来。有次和港商打电话,对方问毕胜平台有多少用户,听到“还没有”三个字后,电话里只剩下“嘟嘟”声。

  理论上毕胜最熟的品类是女鞋,但乐淘让他受伤太深,所以憋着劲儿想从其他品类入手。多处碰壁以后,一次喝大酒的过程中,他把梦想和苦恼说给多年老朋友陈果听。

  陈果做了20多年奢侈品女鞋,是Burberry、Prada制造商,他很严肃地对毕胜说,中国制造业日子太苦,C2M模式是未来。陈果表示,他可以整合中国鞋类顶级制造资源,再投资建设一条奢侈品的柔性制造线。陈果的支持,让毕胜信心倍增。

  于是毕胜一边开始投资搭建技术平台,一边继续兜售梦想。

  第二个关键人物是张志勇的支持,在李宁工作20余年后,他与NIKE、Under Armour制造商深度合作,一直计划大规模建造柔性生产链,希望通过极致产品+电商做法,把NIKE品质产品做到200多元售价。

  但这只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开始,当毕胜开始进行整合时,才发现困难比想象的还要大太多,尤其柔性制造线的建设至少需要两年时间,这个过程中毕胜和制造商无数次崩溃,徘徊在放弃边缘。

  投资这样一条生产线需要极大精力,但也毫无办法,与毕胜达成合作的制造商都已经投入数千万元。而这其中最煎熬的还不是钱,是时间。互联网一个Bug很快就能修好,柔性生产链上一个模具坏了,需要两个月从头再来。

  这个过程里不仅制造商急,毕胜也急。有一段时间他老是南下往制作商、合作伙伴那儿跑。时间一长,毕胜意识到想改传统行业没那么容易,而且时间越长反而越有先发优势,索性偷偷摸摸做。

  “必要”终于慢慢成型了,毕胜有些小小的得意。现在如果谁想复制必要,在柔性制造线改造上至少也需要两年时间。毕胜觉得,再也不做大家都能做的事情了。

  按照单一品类打造爆款思路,毕胜分别谈妥Burberry、Prada、Under Armour、耐克、依视路及卡地亚中国的供应商,推出女鞋、运动鞋、眼镜及配饰4个品类。

  这一次毕胜的团队非常轻,只有五六十人,80%是技术。这和之前乐淘2000多人的大团队相差甚远,不过毕胜很坚定,他只做最擅长的事情。

  在做C2M这件事上,之前大部分人的想法,认为按需生产成本一定比传统生产成本高很多。但毕胜发现这是一种误区,在鞋类生产线实际运转过程中,一双300元左右成本的鞋,通过柔性制造线生产成本只有305元。“必要”上线以来,毕胜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判断,数据也不断给他信心,普通电商的用户转换率是千分之三,而“必要”做到了百分之七。如果一直稳健发展,过不了半年、一年,就可以尝试国际化做成反向海淘。

  毕胜依旧不缺钱,也不考虑引进投资。因为没有哪个投资者能忍受项目两年不上线,不融资即意味着方向盘会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过,眼下难点依然有很多,比如C2M不同品类的接口都不一样,“必要”前端展示的产品通过工业化3D技术完成,不同品类需要做不同的定制化开发,3D技术不是投钱就能解决的,需要花时间去打磨。另外发展速度和产能满足也是问题”,毕胜眯起眼睛,他身后的门上,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人欲即天理”,“虽然加产能很快,但流量过了某个冰点,十万、一百万用户瞬间就到了,依旧会出现供不应求。那时估计就有人说我饥饿营销了。”(文 晓阳)

 
 
 
中国工商杂志社 | 合作形式 | 广告刊例 | 中国工商网络服务 | 投稿信箱:zhiyan688@163.com
地址:中国  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93号 邮编:100006
版权所有:中国工商杂志社 京ICP备150532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