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中国工商网络平台义务服务通知    中国工商绿色中国行征搞
站内搜索
首       页 | 民营动态 | 市场声音 | 政策解读 | 专题策划 | 绿色产业 | 文化生活
项目信息 | 工商人物 | 商会风采 | 区域经济 | 荣誉协办 | 商  学  院 | 理  事  会
国际贸易金银珠宝美容化妆品烘焙五金机电房地产文物艺术纺织服装汽车配件旅游厨具新能源
礼品农业产业冶金纸业医药汽车科技装备环境服务城市基础女企业家国际合作文化产业栏目合作
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兰世立:二次创业者的新活法  2015-8-10 16:55:49
 
 

“经过这些事情,我变得更强大、更坚定,如果有可能,我当然希望超越过去。”

 

  如今,48岁的他选择了再整旗鼓,并且已经小有成就。

  兰世立,这位前《福布斯》财富榜上的湖北首富、曾经的鄂商领军者、美国通用电气的中国合伙人,在牢狱之灾后,通过自己掀起的一轮又一轮媒体风暴,努力尝试着重新认识世界;在一无所有后选择了重起炉灶,并且迅速地通过互联网营销,再造了新的东星速度与东星奇迹。

  时间追溯到2014年9月底,兰世立发布了一条微博:“我们精心打造的一款旅游产品:品质港泰七日六晚游!售价:1999!凡本人粉丝,买一送一!”这可以算是兰世立出狱后的第一笔业务,到当日下午2点多,兰世立的四大微博已有超过130多万人浏览,3万多条转发和评论,超过5000条求订购私信。“当天成交的就有16000多人,3000万元的收入。”重回商海的兰世立见识了网络的力量,也让市场见识了自己“九头鸟”的韧性。

  对中国商界而言,曾经是鄂商传奇的兰世立回来了,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强有力的声音,更让人惊喜的是,回归后的“九头鸟”性格依旧、“野心”依旧,他正尝试着让曾经的民营经济领域标志性的旗帜——东星集团重新迎风飘扬。

  从褚时健到孙大午,中国最早的一批身陷囹圄的卓越者开始东山再起,在企业家原罪概念依旧模糊不清的今日中国,像他们这样的二次创业者们,已经开始从财富榜样向精神榜样的升华。

 

“触网”一年铸新功

  重新出山的念头,在狱中的4年兰世立从来没有停止过。

  “我从一开始就想着出来那一天要做什么,怎么做,钱从哪里来,最后还是从最擅长的旅游领域突破。”——而在兰世立狱中的这几年,国内的旅游行业也越来越热闹。携程等老牌OTA越来越壮大的同时,阿里巴巴、万达、百度等各路资本也开始觊觎旅游业。

  再战江湖,旅游业还有空间吗?“携程、同程等都是通过先控座找客人,还属于旅游行业的代理商中介商,我们希望做的则是整合各路资源做自己的产品,引导客人消费。”兰世立如是说。在他看来,市场总是会留给擅长发现空白者机会的。

  兰世立用互联网的方式做旅游,是从他的微博开始尝试的。出狱后不久,他就迅速注册了微博、微信和QQ群,如今,在各个平台上的粉丝数加起来也有了几百万。据兰世立介绍,随后,取名为“东星励志游”的各种港泰游、欧洲游产品就不断出现在他的微博上,粉丝们可以通过电话咨询并订购,“到现在已经有26000人出团成行了。”

  没花一分钱投广告,没有手机App,没有官方网站,没有微店,只凭微博就收到这样的效果,兰世立自己也没有预计到。这与他个人的号召力有关系,不过,“东星励志游”旅游产品价格也的确低廉,比如平均每人不到1000元的港泰七日六晚游,就比传统市场价格便宜了三分之一。  并且据兰世立说“利润还不少”。

  这一切也许都要归功于精明的鄂商基因。2014年8月出狱后,兰世立并没有急着成立新公司,而是一个人拖着行李开始“周游世界”,其实是在为重做出境游“找资源”,说服航空公司和酒店老板,把飞机上的空座位、酒店的空房间低价卖给他。

  “酒店还好说一些,但对航空公司来说,传统的定价模式都是越提前售票越便宜,到最后要出行时反而是最贵的,而我希望说服他们打破这个规则。”兰世立说,“比如港泰航线,每天都会有空座位卖不出去,如果了解每天的空座率,收到了相应数量的客人,再以一定的价格提前一天购买第二天要飞行的航班上的空座,就是我与航空公司谈判的重点。”

  此时的兰世立,恐怕脸上已全然不见当年的峥嵘。

 

皇图霸业谈笑中

  2007年1月,北京。

  深夜11点,当笔者在位于东长安街的贵宾楼酒店的套间中,面对面坐下开始采访时,对面的兰世立略显疲态——过去的两个小时中,这位东星集团的掌门人已经在酒店一楼的大堂咖啡座接待了三波访客,而八个小时后,他又要飞往巴黎,据称他在将在那里约见空中客车集团的高层,为当时炙手可热的东星航空寻找合作的机会。

  确实,经过之前近20年的积累,兰世立有了攀登更高峰的底气。

  1991年,在社会打拼多年的兰世立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经商生涯,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独资的东星电子有限公司,从为别人制作名片起步,随后通过代理IBM、康柏电脑和买卖汽车,积累了第一桶金。资金积累完成,让兰世立有实力进入酒店、旅游、房地产、电信、高速公路等当时看上去都很超前的行业,多元化的投资经营策略,在彼时的中国商界,被誉为是精明的湖北九头鸟的独门秘籍。2006年,兰世立以20亿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2005年中国富豪榜的第70位。

  2004年,兰世立决定进军民航业。当时,长期被国有资本垄断的民航业刚刚开始向民营资本开放。长期做机票代理和办旅行社的兰世立认为中国民航业刚刚起步,发展前景广阔,而且航空业务能和旅游、酒店业务形成产业链,获得更高的利润。

  一年之后,兰世立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东星航空,他雄心勃勃地与空客、通用电气金融航空服务公司(GECAS)签署了购买、租赁各10架空客A320飞机合约,总价值达120亿元人民币。  他一直对外界津津乐道的是,东星航空与GECAS和空客所签的融资租赁协议和卖方信贷协议中,均不需要银行提供担保,这样的商业模式,不仅在中国,即便是全世界当时都罕觅踪迹。

  2006年,兰世立以20亿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2005年中国富豪榜的第70位。而当时的兰世立曾不无自豪地告诉笔者,在集团公司中,他的个人持股居然超过了95%!这在当今任何一个大规模企业集团的董事局中都是难得一见的情形。股权的高度集中让东星集团避免了陷入在大企业中常见的股权纠纷、关联交易的泥沼中。更难能可贵的是,在今天上市公司、社会公众企业因屡越雷池、高管落马而分崩离析的情况屡见不鲜的环境中,东星却依然能够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兰世立的胆识可见一斑。

  皇图霸业谈笑中,搅乱了航空业一潭死水的兰世立,却并非好运永远相伴。2006年5月,东星航空首航,旋即以超低票价抢占市场,招致多家国内航空公司的联手封杀,要求机票代理不向旅客出售东星航空的低价机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东星航空和对手们一样,遭受油价上涨和需求锐减的挤压,本已紧绷的资金链面临断裂危险。兰世立曾试图引入新股东缓解压力,当地政府则希望央企中航集团接盘重组。

  之后的一切,更像一场噩梦。

 

一入江湖岁月催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给航空业界带来巨大冲击,让东星航空雪上加霜,资金链紧张问题日益凸显,拖欠飞机租赁费、机场起降费、航油费、保险费数额巨大,仅欠武汉天河机场停机费就达6000万元。

  当时,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就东星航空的资产负债初步审计结果不容乐观:截至2008年年底,东星航空总资产6.2961亿元,负债10.3279亿元,资不抵债达4亿余元。2009年3月14日,刚刚过完49岁生日的兰世立在珠海海关试图出境时被警方控制,次日被武汉市公安局执行监视居住。

  从此,曾是湖北首富的兰世立,开始了人生中最为黯淡的时光。

  兰世立失去自由的5个多月时间内,他一手创办的东星航空,经历了停飞和破产的致命打击。监视居住将满半年之际,兰世立于2009年9月13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9日,经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他被羁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110监室,这个监室曾关押过牟其中、唐万新等人。

  2009年12月12日,兰世立被取保候审,但2010年4月再次被捕,被判逃避追缴欠税罪,获刑4年,转入武昌洪山监狱。正所谓一入江湖岁月催,性格中的坚韧让兰世立体验了过刚则易折的痛苦,同样,也支撑了他与命运抗争的信念。2013年8月,兰世立获减刑得以提前出狱,随即,围绕着自己的过去与东星的未来,他在2014年伊始掀起了一场“兰氏媒体风暴”。

 

留得五湖明月在

  幸运的是,过去几年中的兰世立并没有因为身陷囹圄而自暴自弃。“兰世立还是那个兰世立,只不过多了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自己,也不会因为人的改变而改变自己。”兰世立如是说。

  确实,曾经那个性格鲜明张扬、敢说敢做的兰世立确实又回来了,这一次也许没有伴随着曾经空中客车的呼啸、通用电气的青睐与“首富”的光环,但依然拥有曾经沧海般的底气与魄力。

  “你是个破产的、坐过牢的人,如果出来后,社会歧视你,那就退休了。如果有可能,我当然还希望东山再起,甚至超越过去,如果我努力了半天,还不如过去,那有什么意思?”当兰世立再次高调地回到公众视线之时,他用这样的豪言壮语为自己打气。

  “第一,我有这么多年的经商经验;第二,我有这么多企业家朋友支持;第三,我还有这么多资源。我现在不是白手起家,毕竟还有很多资产,所以我想,我有条件东山再起。没有条件,两手空空,怎么从头来过?”展望未来,他如此冷静地分析自己。

  “我觉得,商业环境,至少我从事的这些行业,不但没进步,反而倒退了……大家都急功近利,网络企业也没有很大的创新,只不过是把国外新的东西引进来了,所以我反而觉得商业环境变化不大,很多商业机会好像在等着我一样。”审视环境,他的眼光独到而深刻。

中国有句老话,叫作:“留得五湖明月在,何愁无处下金钩?”也许用在现今的兰世立身上最为合适。那些模糊不清的企业家原罪,让曾经的商业领袖们或多或少地感到无奈,但就在不久之前,曾经的烟王褚时健,以出狱后七十岁高龄高调开创“褚橙”品牌并且大获成功之后,一切都变得明晰起来:作为曾经社会上众人瞩目的财富榜样,褚时健、兰世立等人的二次创业其实更有价值,因为这样的经历为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数字财富上的个人价值实现与财富崇拜,更重要的是,其中蕴含着这一代企业家优秀的基因:坚韧。(文 李响)

 

 
 
 
中国工商杂志社 | 合作形式 | 广告刊例 | 中国工商网络服务 | 投稿信箱:zhiyan688@163.com
地址:中国  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93号 邮编:100006
版权所有:中国工商杂志社 京ICP备150532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