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中国工商网络平台义务服务通知    中国工商绿色中国行征搞
站内搜索
首       页 | 民营动态 | 市场声音 | 政策解读 | 专题策划 | 绿色产业 | 文化生活
项目信息 | 工商人物 | 商会风采 | 区域经济 | 荣誉协办 | 商  学  院 | 理  事  会
国际贸易金银珠宝美容化妆品烘焙五金机电房地产文物艺术纺织服装汽车配件旅游厨具新能源
礼品农业产业冶金纸业医药汽车科技装备环境服务城市基础女企业家国际合作文化产业栏目合作
首页 > 人物故事 > 正文
有爱心才能做大 对话正大制药集团副董事长郑翔玲  2013-9-10 16:39:18
 
 

  2012年12月,在全国工商联的第十一届全国大会上,记者接到了采访郑翔玲的任务,彼时,记者对郑翔玲并无所知,只有她的一张名片。名片上郑翔玲的职务是正大百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正大制药集团副董事长等。这让记者对这次采访充满了期待,毕竟正大是一家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的公司,当年“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的广告语给了我们这些70后很多的心灵温暖和感动。
  见到郑翔玲的当天下午,她刚刚出席完工商联十一大澳门香港团的一场研讨会。记者与她约定去她会议的住处做采访,在路上,我们走着聊着。郑翔玲告诉我们,出席其中一场会议的时候,她身边有个年轻人打瞌睡,她对年轻人说,“小伙子,你听我说一句,你这个样子不好,这样的场合,大家都看着你呢,如果以后有合作的话,你这样的状态,大家会放心跟你合作吗?”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年轻人回悟过来,一个劲儿地对郑翔玲说“谢谢大姐提醒”,我们在一旁听着这话的人也连连点头称是。
  在回房间的路上,又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会议宾馆走廊的一侧有一处地方挂着“中国书画名家精品展”的牌匾,郑翔玲似乎对这很感兴趣,在与我们打过招呼后,她走进了这个展室。展室墙上的画大部分出自刘大为、杨晓阳等近现代知名画家之手,郑翔玲边欣赏画边表达她对作品的一些见解,尽管声音不大,但她独到和专业的见解还是惊动了在场的组织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爱君先生。于是,他过来与郑翔玲就作品和做画进行切磋,观点交锋之时,精彩纷呈。最后他们居然探讨起了做企业和做画哪个更艰辛的话题,对此,郑翔玲的回答是:都艰辛,用全景的思维画画,用做艺术的心态做企业。这句话颇为耐人寻味。
  接下来的采访,言谈之中,记者感觉到,郑翔玲像是一个心灵涤荡者,处处不经意地流露出了正大这个来自佛度国家的公司及其领导人的气质——包容、感恩、祥和。我们暂且把这些理解为正大能成为百年老店的文化基因,正如郑翔玲自己所说的,“无论一个人还是一家公司,要想做得大和走得远,一定要有爱心和感恩心。不然走不远做不大”。

001号执照带来国内企业的改变 
   记者:30年前,“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这句广告词曾让我们这代人非常感动,众所周知,正大是靠做饲料起家的,30年过去了,正大的业务还有经营理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郑翔玲:正大刚进来的时候从事农畜牧业,农畜牧业包括了饲料,其实还有养殖,还有新农村。爱的奉献确确实实是正大几代人的心愿,正大是第一家进入国内的、获得001号工商注册执照的外资公司。30多年一路走来,看着祖国在改革、在开放、在发展、在建设,到今天变得非常强大和发达。当时我们的工商执照还有证书现在都成为了改革开放的证据,正大进来之前是没有集团的,都叫公司,当时大家觉得“集团”很敏感,反革命才叫“集团”呢。我们进来之后才有集团,这个集团我们一用上,全中国的公司都把集团用上了,原来国内的公司不懂得什么叫董事长、总裁、董事会、股东会,也是通过正大才了解了这些名词。

  记者:这么说,正大集团是中国非公企业的启蒙者?
  郑翔玲:说准确一点是一种经营理念,这个体系发展下来,我们一路跟着祖国的改革、开放、发展、建设到现在的强国、富民。我们也从农畜牧业做到了有投资业务、有银行、有地产、有新农村建设、有制药集团等方面的新业务,在中国我们有300多家企业,除了西藏和宁夏没有我们的企业,全国各个地方都有我们的企业,员工大概有20万人。但我们的产业链仍然以农畜牧业为主、以新农村建设为主。

  记者:30多年前的广告语“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放在现在还适合吗?
  郑翔玲:34年前我们进来,这么多年来,我觉得这首歌比当时更加情意深重。其实我们的节目每周六还有,但是没多少人看我们了,我们也没有感到失落,因为我们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正大综艺一落地,全国的综艺节目就遍地开花,正大集团对中国影视业的发展也有贡献,我们已把凤凰卫视、湖南卫视引入到泰国落地,尽量使中国的文化渗透到泰国最大和最广泛面积。中泰关系也快成了血和水的关系了,走到今天,我们更加体会到爱的奉献是多么深重,感觉很自豪。

鼓励同行跟我们竞争
  记者:刚才您所讲正大集团还是以畜牧业为主,但现在国内的一些类似的企业,比如新希望集团等,已经比较强势了,正大现在在这方面的业务发展情况如何?
  郑翔玲:没有正大集团就没有希望集团,有了正大集团就有了希望集团,希望集团的老板和我们老板之间既是好友挚友,也是一路走来难得的合作伙伴,是竞争关系又是朋友关系,非常密切。(记者:媒体报道刘永好曾在你们那里“偷”了招儿……)这个不叫偷。刘永好先生是一个非常感恩的人,他见到我们老板都是说“谢谢你,没有你就没有我”。对我们来说,农畜牧业不仅在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我们都是在前列的,只有带动更多的企业发展,我们才能做得更加完善和完美,才能做出更好的产品品牌出来。就像一座城市一样,只有每座楼都盖得很漂亮,这个城市才能漂亮。我认为,无论是商业界、金融界、零售界还是医药界,都应该鼓励我们的同行来跟自己竞争,形成友善的、更加优质的科学竞争,这样我们的人们才会更健康,我们的思想才会更健康。
  如果在一个国家里,一部分人富得不行,另一部分人又穷得不行,那将是这个国家的危害威胁。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很惊恐,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其实我觉得模仿别人,完全是为了找到自己。我常想,一个人没有钱的时候,可能是个小偷;当他有了钱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慈善家和爱心大师,变成了一个社会公众人物,刚开始一年、两年可能是装的,但装到最后真的有可能变成了一个善人、变成了一个有爱心的人,但前提是他必须有条件。

科学的态度和哲学的思维
  记者:没想到您能以这样一种宽容和理解的心态来对待您的竞争对手们,真的让人很感慨,能问问作为公司管理人,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吗?
  郑翔玲:我经常跟人说,我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男怕投错行,女更怕投错行。虽说时代进步了,妇女的地位也进步了,但我的心目中,我自己还没有解放,我还是非常保守,还是觉得男人就比我强,所以我要比男人付出的时间更久,我才能跟男人做得一样好。这么多年,我每天睡得很晚,每天很忙很忙,我非常爱学习,一路走来都在学习。别人做得非常好的时候,我就偷着学他的。他为什么能这么成功,学他的思维,学他的心态,学他的大度,学他的包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非常累,但是我累而快乐,我的生活很快乐,大概就是这样子。
  记者:刚才您谈到您喜欢和善于学习,能谈谈学过哪些方面的东西吗?
  郑翔玲:我大学是学医的,我从部队医科大学毕业后嫁到正大集团。其实这个制药集团是因为我而起,正大集团三代人,是没有制药集团的,因为我是医生,他们就说“买个制药厂给她玩玩吧”,最先买了三九胃泰,三九胃泰是与我第一家合作的药厂,买了以后觉得很好做,就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一口气买了十几个制药厂,就变成了正大制药集团。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需要懂经营管理,就去上了北大的EMBA。上课时,我很认真,从不在休息的时候与同学们聊天,很多同学在上课的时候就睡觉了,我从来没打过盹、睡过觉,也没迟到过,是一个比较认真的人,也是一个追求相对完美的人。上完EMBA,才觉得系统学习非常重要。知识我们平时谁都有,但是学有所用的非常少,学而不用的非常多,其实每个人的一生,并不是学到了多少深刻的知识。对科学家来说,“1+1”就是等于2,但是对哲学家来说,“1+1”可以等于3或是其他,哲学家的出路就要多一点,我觉得凡事既要有一种科学的态度,也要有哲学的思维。这样当你遇到特别郁闷和不开心的事时,要会找出路,不会从金字塔上直接跳下来。关于学习,我非常注重名人名言和历史的典故,这些都是非常能点化和点拨人的东西。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并不是每天都要去做,在于你有没有灵性,用一点就通的办法做,很多人理论研究很多年,但做事情却屡屡败北,每一个人应该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再去实践,反复锤炼,他一定能学会很多很好的东西。这一种快捷的方式,第一不消耗你的时间,第二不消耗你的精力,第三可以激发出很多的正能量,让你创造出很多有效的创新来。

看完这座山还看另外的山
  记者:那您觉得20多年的经商经历,带给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郑翔玲:我觉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做得最好,一定要每天学习别人做得好的地方,你才能过得很开心,你的眼界才能更开阔,一定要全景地去看,不要看了这座山就是这座山,看了这座山应该再去看另外的一座山。

  记者:从不同的人身上学到他们各自的优点。
  郑翔玲:是,一个人如果想快乐、想成功,必须随时想着别人的好处,想着别人的长处。当最糟糕的事情来临时,不要抱怨,最糟糕的事情来了,还去抱怨,一定更糟。一定要用最包容最乐观的心境去对待它,结果一定是非常好的。

  记者:在从医生到管理者转变的过程中,您克服了自己的哪些弱势和弱点?
  郑翔玲:其实我总觉得自己没有太多的改变,我小时候就是这么一个人,我到现在也是这样,我从小就很率直。我经历了很多好的和不好的事情,我就能避开不好的事情。一定要用心去应对所有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所以说我一直认为“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不能失意就愤然、悔然,这样做对你自己不公平,不是对别人不公平。你所做的一切就像一个演员在演戏,你演了好戏,别人看得就开心;你演了不好的戏,就带给别人很多不开心,每个人应该正视自己,不要改变自己。除了有恶习,实在要改,如果没有,还是要维持你最快乐的生活。所以说,我要把儿时最快乐的时候延续到成了老儿也是这种状态。

下一个十年规划
  记者:下一个十年您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想法或者规划吗?
  郑翔玲:下一个十年,希望我的孩子早点来替我多做一些事情。我要有多一点的时间来让我下个十年有一种高质量的生活。看着我穿得挺漂亮的吧,其实我没有什么太高质量的幸福生活。我平时特别累,吃饭快、走路快、说话快,三快,到哪儿去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走路的时候也是想着我的工作,开会时也会想着我的工作、孩子。我希望以后能把我的工作分担一部分出去,多去去美容院、健身房、瑜伽室。到下午就喝喝下午茶,这是我最羡慕的生活。其次,我还希望能多做一些对别人好的事情,比如我在我的老家资助了很多老人、孩子,参与了很多社团。以后希望为自己做一些事情、为需要我帮助的人做一些事情,希望我的孩子很好、早点抱孙子,(笑)这是传统女人的想法。

  记者:普通人正常的生活在您的眼里成为了一种奢侈?
  郑翔玲:是的。我每次坐飞机的时候一般是在早上或者晚上走,每次走到公园,我都让司机开慢点,把窗户玻璃摇下,让我听听公园里欢快的歌声,这时会特别开心。直到司机催促我“时间到了,我们走吧”,就是这样。我非常希望有这样的时光,我以后退休也有可能到公园去,我觉得那样的生活特开心。
  记者:能谈谈您的公司的下一步业务规划?
  郑翔玲:我就负责正大的制药集团,我的业务现在做得不错,我的好几个产品在中国都名列前茅、榜上有名,比如治疗肝病、肺癌、心血管的产品。中国老年时代也快来了,我希望用科学的方式,进行食品和药品的生产,给人类提供更大的帮助。
  在亦庄,我们要盖30多万平方米的厂房,我预计2017年就达产了。北京的销售公司目前的销售额是20多亿元,我希望2017年达产后,达到100亿的销售目标。这方面我已经做了20多年了,我一直都是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在做。我们现在研发的好产品非常多,但是我现在要重新发散思路,要更加广泛地对市场做一种选择。现在,我们再造一个正大制药集团的发展目标已经确定下来了,现在整个正大制药集团的销售额差不多是100亿元,再造一个正大制药集团就变成200亿元了,这是我们下一个5到10年的规划。

不是所有微笑都是和谐
  记者:跟您先生在公司经营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郑翔玲: (笑)家庭、朋友、对手、友人、敌人,因为有时候要吵嘛。当我们一个产品要上市的时候,他选择乙,我选择丙,这种感觉不对的时候,我们就成了对手,反复吵、辩论,别人肯定是跟着老板的思维做事,但是我不会,所以我的公司成长得很快。在家里,我们尽量不谈公司的事儿,就是家庭;在公司里,尽量维持平等的管理关系。在选定产品的时候,尽管有时吵得翻脸、红眼,但最后还是会寻找对企业发展最有效的一种方法。
  记者:跟您先生意见相左发生争吵后,怎么和好?是您服从他,或者他服从您,还是找一个平衡点?
  郑翔玲:当我们的意见无法统一,就要上公司的投资管理委员会。最后产品的利润和未来的寿命要让公司算清楚,没有说他要服从我或者我要服从他,这样对一个公司不公平,对员工也不公平。这个不矛盾,人不是说吵架就有矛盾,其实人不吵也是有矛盾的,吵了反而让局势更加明朗,抬头举足大家都知道你要干什么。一种和谐不是说你总是微笑就是和谐,那可能会孕育着更大的矛盾,人应该开心点、率直点、坦诚点,四川人说厚道点大概就是这样。这是我理解的和谐,大环境在我心目中的和谐是法律的公平和政策的稳定。对一个公司来说,则是坦承、厚道、率直。

  记者:君子同而不和就是这个意思。
  郑翔玲:对,没错。

  记者:您刚才说的法律的公平和政策的稳定,是您的一个期许,还是在上面吃过什么亏?
  郑翔玲:不能说吃亏。我觉得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很多的法律和政策都在改变,希望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寻找一种更加相对公平的环境。以前很多的政策,是不定的,一旦遇到什么问题,对于一个组织和民间来说,民间一定是输的。应该明确下来,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然对于一个遵守法律的人来说是不公的。应该是白子黑子,泾渭分明,现在往往是一个子儿上,有黑有白,遇到什么事一定是组织行为占上风。我觉得,无论对人、对家庭、对公司还是对国家,应该拒绝灰色地带。我认为,很多公司倒下去,是因为灰色地带太多。
  记者:鲁冠球不是说过“任何一个企业家你再大你也大不过政府”吗?
  郑翔玲:是这样。但我认为十八大之后,民间企业在政府正能量的指导下,肯定会有一个蓬勃的发展。

包容乃大天下
  记者:正大集团三代传承,做到今天,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正大集团走得如此长久?
  郑翔玲:我们一步步走来,跟道义不离不弃。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包容了很多社会的员工、各个国家的员工、各个层次的员工。三十年以上的员工什么待遇,二十年以上的员工什么待遇,我们都做得非常好。我嫁到正大集团,我先生是佛度国家的一个公民,正大集团提倡“爱的奉献”,认为方方面面的包容是很重要的,无求品德高,包容乃大天下。所谓包容,打个比方说,你穿西装,不要指望别人也穿西装,因为别人穿上它不舒服,你就让他穿件T恤,干净点的,慢慢地,人家也开始穿西装了,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慢慢地去改变。

  记者:可以把这个理解为正大之所以成为百年老店所具有的文化实质和基因吗?
  郑翔玲:对,我认为正大集团是以爱心、感恩心,做大做到了今天,时代不需要对峙,对峙输的是两家。无论什么年代,如果没有爱心、感恩心,他走不长。一定要有爱心、有耐心,柔韧一些,慢慢改变和启发别人。但是感恩不是施舍,施舍者是做不大的,施舍者只有是最大成功和最大感恩心的人,他才能去做施舍。

文武 文

 
 
 
中国工商杂志社 | 合作形式 | 广告刊例 | 中国工商网络服务 | 投稿信箱:zhiyan688@163.com
地址:中国  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93号 邮编:100006
版权所有:中国工商杂志社 京ICP备15053265号